叫我哈哈君

搞面狂人#龟速更文,全部随缘,最近可能会消失几天#

#棉花娃#白米面#中二面
就只是,面面水仙真好搞,两个面崽都好可爱

(别问为什么不脱衣服,问就是一时兴起并且犯懒了)

*双黑,论上一秒还甜甜蜜蜜的生面二人组如何瞬间变态,我也不知道

*标个ooc预警吧,外加终极极草预警,没有线条细节只有大致能看。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但我想看朱一龙和李栋旭的拉郎////


那,那个变态牙医徐文祖x小丑居的双黑什么的x


牙医x井然什么的///


*生面校园设定

夕阳下,教室里,书桌前,听你讲各种有趣的事。


*头秃学习中的摸鱼,太卑微了,太难了

#搞那个巍巍#又是不务正业的草图

*是 @大熊爪子 在群里点的巍巍的屁股!

*狂草。极草预警

*脑子里都是黄色,我这一天天的……

—————

链接(已挂,走新链接—密码巍巍拼音字母

路人x面和路人x心的壁kao文补链+配套///图

目前只有上章,下章十一月就更。之前那个链接挂了好久了一直没补,今天补上。

注意:壁kao预警,路人攻预警,还会有多人,不接受的就别点了。

并且链接里还有一张胡画乱画的狂草草图当做赔罪!特别乱但是还能看/////////

内容就,嗯,壁kao,点开链接的小伙伴们小心身后。安详

——————————

链接

*草图上色(就是不会搞线条……很乱随便看吧

*是早上那个线稿的垃圾上色版/卑微

*请问有人想来军草搞军花么,想…想看/////<重点!!!


*极草。草中草。图
*迷彩服生面
*边看阅兵边搞的,方队刚走完我也刚草玩,嗯姆
*或许你们能看出来衣服我真的是胡画乱画,别在意别在意
*又是放弃线条的一天

*极草。草中草。图#又是不务正业的一天# #混更#

*好想看沈巍被搞得湿湿嗒嗒//////

*这个是真的随心两笔完全没有管线条,很乱,很乱,是为了让群里某人赶快开始他的巍井互攻于是x或许未来会来个井

*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应该不会被屏,总之还是放第二张吧。


【生面】鸳鸯奶茶(终章).联文

*是和 @樱小落  @大熊爪子  @肖无朕 一起的一人一段充满各种未知各种兴起的联文完结章

*是蜗牛哈我拖太久原本早就能搞完的(土下座)

*记得第一章时想看有没有人猜到每一段都是谁写的,有小伙伴猜全么

——————————————————

没有想象中的温存,没有沈夜以为的温馨早晨。

 

事实上在天未亮的时候,生哥就已经离开了温暖的怀抱。黑暗中他跌跌撞撞的,摸到了墙壁上的灯制,犹豫再三。

 

“开灯吧,没事。”

 

沈夜迷糊的重新合上双眼,翻了个身。他也不想想自己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还没吵醒人?

 

他显然吓到了,抿了抿唇还是将灯打开。

 

“小夜我...”

 

“罗浮生?”沈夜睁眼,背对着他冷静的问道。

 

他已经凭一个动作就能大概分辨得出他们了。以前分不出是因为没往这个方面想,但是现在既然知情了,仔细一想自然就能抓到诀窍了。

 

生哥不怕黑,或者说他怕黑但不会让别人察觉出来。不会跌跌撞撞,不会想要开灯,而会咬着牙装作漫不经心。

 

罗浮生则是遵循本能的下一秒,会因为考虑沈夜而选择抑制自己。

 

罗浮生匆忙回了声,就先洗漱去了。当他带著很重的牙膏味回到沈夜的身边,他从身后轻搂住他。

 

“小夜我要回洪帮一趟。你再睡会,晚点起床也记得吃东西,别又赖在床上一天。”

 

“我知道啦~”沈夜的头在枕头上磨擦着,乖巧的点了点头。“你快去快回吧。”

 

“好。”罗浮生捧住沈夜的头在他的额头用力亲了亲。

 

“嗯,还有...”沈夜的话踌躇了一下。“让生哥...小心点。”

 

虽然现在的是罗浮生,但他也知道等会儿到洪帮处理事情的肯定是生哥。虽说到底也是同一个人,但他就是不放心,非要额外再说一句。

 

罗浮生一怔,点点头当作回应。

 

出门前他将室内的灯重新关上,可是沈夜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

 

 

接到洪帮暗号通知的是生哥,一夜放纵他去调整自己的状态,又回到了那个毫无血性的生哥。他怕自己看见沈夜,会带着罗浮生那该死的人性过去。

 

“来了?”生哥口中所谓的洪正葆那老头眼也没抬。

 

“是的,义父。”恭敬的事当然还是由罗浮生来做。

 

“今天会有贵客前来,你就站在一边观察情况便是。”

 

“是的,义父。”没有多余的言语,罗浮生受命的站到洪正葆的手边,瞥了眼他砌茶的悠闲,没有多问。

 

抬眼闭眸间,眼神凌厉。

 

不出意外的,被人引见过来的正是一身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沈巍。他看见罗浮生,却装出一副初见的模样,扫过他。

 

洪正葆没有太迎和他,所以生哥一时也拿不准他的心思。显然洪正葆也还没有太放心这个人,才会叫罗浮生站在旁边随时准备挡箭做出头鸟,给他台阶下。

 

“黑袍使?”洪正葆率先开口,像是询问的语气带着轻蔑。

 

手边的报纸被卷了两三折,赫然在目的便是龙城大人物,黑袍使。

 

“常人戏言,不足挂齿。还是叫我沈巍即可,顺耳些许。”

 

沈巍举手投足尽是客套,他颔首,不等洪正葆招呼就给自己也盛了一杯茶,向他递了递手。“感谢招待。”

 

洪正葆自知他这是表示他跟自己是平起平坐的地位,却无法发作。他松了松眉结,自然的看了眼旁边的生哥。

 

生哥笑着在沈巍放下杯子时,上前又给他斟了杯。

 

“怎会是过奖呢?沈先生既是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同时又是个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可这私下嘛...”

 

“咳,浮生,不得无礼。”洪正葆也不是省油的灯,让义子罗浮生去回话也是对沈巍表明态度,在这里是他的地盘,轮不到沈巍反客为主。

 

生哥虚伪的冷笑一下,和沈巍对视间互相都是瞧不起的。当然了,洪正葆不知道他们有私仇。

 

动荡不安的社会,政治越是活跃。左派右派都为自己争取一个权益位置,背后有个黑道做靠山都是明智之举。

 

所见之白不过是让黑在暗地里做流动。偏偏这沈巍手段高明,为人谨慎。他放弃龙城那么多的黑帮,偏偏找上东江的洪帮,肯定有他自己的规划。

 

罗浮生把那天听到的沈夜的说辞告诉了生哥,除了纵欲之外在事业上脑子很好使的生哥还是做了功课。沈巍,政治上的大腕,大家都有赞无弹,贡献无数,被称为老好人。他甚至凭己之力改变了政道,揽下动乱和纷争,不怕死的用自身地位警告威胁其他大人物和旮旯处乱窜的黑帮,带来短暂的平安。

 

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起因如何,他便被称为了这个时代最后的正义,黑袍使、英雄这样的字眼满天飞。

 

生哥不齿的冷笑。这样的人,就作为洪帮的客人,来协商和洪帮的合作。可见一般人的天真思想。

 

沈巍忽然抬眼看向他,生哥收了收自身的心神,全神贯注的防备沈巍这个人。/(1)


沈巍装作没有看到生哥眼中的泠然,低下头押下一口茶,温润的声线里藏着只有两人才听得懂的讥讽,


“早在龙城的时候,沈某便对罗二当家的大名仰慕已久,听闻洪帮现在百分之八十的江山都是二当家一手打下来的,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英豪,名不虚传……”沈巍勾着唇,似笑非笑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杯“只是没想到二当家会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这么感兴趣………”

 

沈巍的话不可谓不毒,一来提醒洪正堡罗浮生功高震主,迟早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二来暗讽罗浮生痴心妄想,觊觎属于他的东西——沈夜!

 

“呵……沈教授说笑了…”生哥浅笑着给沈巍续上茶水,恭敬的回到洪正堡身后站定,“罗某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东西生来就该是我的,更何况,若真是你的,别人又怎么能拿的走呢?”

 

沈巍敛了笑意,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没一下的轻点着桌面,罗浮生此人心机深沉,心狠手辣不逊与他,在东江又根基稳固,正如他自己所说,就连靠他卖命来巩固江山的洪正堡都不得不忌惮几分,要想对付此人,还得徐徐涂之。

 

双手端起杯子屈居与下位敬洪正堡,沈巍脸上温润的笑意和眼底的真诚以无懈可击“洪帮主,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深夜没有睡一整天,也没有出去找东西吃,洗了澡只穿了件罗浮生的白衬衫窝在沙发上舔小学生雪糕。

 

午后的电视乏善可陈,沈夜心神不宁的换着台,正思索自己是不是肚子饿了才会瞎想些有的没的,门外传来不疾不徐的敲门声。

 

没人要的小孩自然不会有什么朋友,老旧的房子也更加不会有指纹锁那种东西,沈夜猜罗浮生走的匆忙忘了拿钥匙,舔着雪糕赤着脚去开门。

 

“沈巍?你又来做什么?”沈夜皱了皱眉,看也不看沈巍一眼的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我对你和洪帮的交易没兴趣。”说着从卧室里瞬移了条薄毯盖在自己白皙的长腿上。

 

“哥哥来带你回家。”

 

夜尊没什么表情,掩在薄毯下的身体已经穿戴整齐,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只碎冰冰,塑料包装在空气中“彭”的一声炸开,沈夜掰了一半舔了舔,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沈巍,我觉得我长大了,若你还以为自己可以坐享齐人之福的话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我已经和赵云澜说清楚了,和洪帮的合作就是我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随手把吃完的垃圾丢进垃圾桶,沈夜的态度很明显,沈巍与他,不过是不要了的垃圾而已。

 

沈巍从来坚定内敛的眼中染上一抹明显的受伤,开口间隐忍又情深“若你遇到的真是良人,哥哥自当忍痛成全你,可罗浮生是个怪物!”

 

“我也是啊…”沈夜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玩着手里的包装纸,抬头看进沈巍眼里,一字一句都像淬了毒一般“大人是不是做人做太久了,忘了自己本来是个什么东西?怪物?你也是啊……”

 

双生子心脉相连,沈夜能感觉到沈巍这次的受伤不是作假,可现在沈巍与他,就如同曾经的自己与沈巍,不过是可以随手丢弃的垃圾而已。

 

“沈巍,你别忘了,你我同为鬼王,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一些,若你想杀罗浮生大可动手,我绝不会掉一滴泪!”沈夜歪着头,咬着后槽牙扯出一个极度天真又魅惑的笑意“不过……本尊会让你最爱的赵云澜和天下苍生给他陪葬!”

 

沈夜不知道,虚掩的门外,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人无声的握紧了双拳……/(2)

最近龙城的政坛出了件丑闻,万人敬仰的黑袍使沈巍,竟然与龙城本地的黑帮勾结,政治与黑道,混在一起就是话题,沈巍的政坛敌人们也乐得用这件事大做文章。就算是从来都不刷社会新闻的沈夜,也在刷手机的时候看到了相关话题。新闻小图上,沈巍那张翩翩君子的脸,还是写满了正义。

 

沈夜随手切了页面,神情却是没有放松半分。

 

晚上罗浮生回来了,还带了今天两人的晚饭,黄焖鸡米饭。

 

沈夜还是如常的跟罗浮生一起吃饭,听着罗浮生说些今日的趣事,但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浅笑着随便应和几声。对此,罗浮生则是很自觉的没在饭后抢着去洗碗,而是坐在桌前就那么等沈夜开口。

 

“我今天看到新闻了,这事是谁做的?”

 

罗浮生略微低着头,又看向了沈夜。“……是我们,我们一起决定,要这么做的。”

 

对此,沈夜颇有些暴躁。“你好好的,动他干什么!”

 

一个垂眸间,生哥换了出来,他抬着下巴,嘴角抿得有些紧,最终又深吸了口气后,才道:“我那天,听到你们的对话了。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你的软肋的,我也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去做一些你不想做的事。沈巍他本就有意与帮派合作,我不过是送了他一程,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只手遮天。”

 

沈夜沉下了眉眼。“沈巍他,比你想象的要危险的多!”

 

“我不怕!”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他威胁你的理由!”

 

生哥看着沈夜,眼中是不同于以往的严肃。“如果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沈夜打量着生哥,眼眶渐渐有些红。“还说我笨,我看你才是真的笨蛋!”

 

生哥笑着揉上了沈夜的脑袋。“多好呀,我两傻瓜配傻瓜,就让那聪明人玩蛋去吧。”/(3)


晚间七点。

 

龙城的天空已经笼上了一层薄薄夜幕,商业街行人渐多,一盏盏灯火逐个点亮,巨大的LED屏幕中播放起了近日龙城人民最关注的新闻资讯。

 

与此同时,数百数千户人家的电视中也再次出现那位“龙城英雄——黑袍使”的面孔,明明每日都是几乎相同的探讨内容,却总能让不明真相的人们听得津津有味,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当年的“黑袍使”如何能沦落到这般田地。在他们心中,真相总是比报道出来的更加骇人和不可思议。

 

某大楼内电话铃声此起彼伏,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时间了,自从曝出沈巍与黑帮勾结的消息,他们就没有真正消停过。

 

“...沈先生。”

 

青年夹着厚厚一沓资料关闭房门,将诸多噪声隔绝在门后。

 

再抬头,近期各大新闻的中心人物,沈巍,正转过身将望向他。事情闹了这么大,除去紧蹙的双眉,面前这人没有丝毫慌乱神色,还保持着一贯的沉稳,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的确不在意...另一边,一位续着短小胡茬的男人在对着电话说什么,讲话语气倒是激动不少。

 

他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沈先生,我们将能查的都查了,所有线索都中断在半路,不能...暂时还不能查出是东江的洪帮谋划了这些。”

 

查不到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拿不出能令人信服的证据。

 

是彻底将消息斩断了啊。

 

听到这一结果,饶是遇事再沉着冷静的沈巍都开始犯头疼,他站在落地窗前回望向楼下围成一团的媒体记者,未多做言语。

 

报告完情况的人适时退出门外,门一开一合,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又在几秒内随着门的闭合远远离去,沈巍静静站在原地,一时整个房间只剩下赵云澜挂断电话后,因对电话对面人的气愤而久久难以平复的呼吸。

 

 

 

这晚,沈夜先一步躺在床上,罗浮生坐在床边才脱着上衣。

 

后腰,脊背,再到肩膀,沈夜光明正大地将罗浮生身体看了个遍,忽然想起那事,便伸手戳了罗浮生一下“对了,罗浮生,我还是很好奇你做了什么,能让我哥被绊住脚这么久。”

 

“这个啊...”

 

罗浮生轻笑一声,没紧着回答,一直等自己躺沈夜身边了,才装模作样地凑近爱人耳边说仿佛见不得人的悄悄话。

 

秘密。/(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