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哈哈君

搞面狂人#龟速更文,全部随缘,最近可能会消失几天#

消失了多半年,一直在忙其他事静不下心码文,最近或许可以继续试试更文了


顺便,刚刚才看到有人问ao3链接的事,我最近都重新整理整理放新链接出来✓

玛德,紧张,但一想到马上又能拿起笔搞黄色怎么的又有点小兴奋。


不行,还是紧张,祝我赶快熬过今天中午


#棉花娃#白米面#中二面
就只是,面面水仙真好搞,两个面崽都好可爱

(别问为什么不脱衣服,问就是一时兴起并且犯懒了)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但我想看朱一龙和李栋旭的拉郎////


那,那个变态牙医徐文祖x小丑居的双黑什么的x


牙医x井然什么的///


#搞那个巍巍#又是不务正业的草图

*是 @大熊爪子 在群里点的巍巍的屁股!

*狂草。极草预警

*脑子里都是黄色,我这一天天的……

—————

链接(已挂,走新链接—密码巍巍拼音字母

路人x面和路人x心的壁kao文补链+配套///图

目前只有上章,下章十一月就更。之前那个链接挂了好久了一直没补,今天补上。

注意:壁kao预警,路人攻预警,还会有多人,不接受的就别点了。

并且链接里还有一张胡画乱画的狂草草图当做赔罪!特别乱但是还能看/////////

内容就,嗯,壁kao,点开链接的小伙伴们小心身后。安详

——————————

链接

*草图上色(就是不会搞线条……很乱随便看吧

*是早上那个线稿的垃圾上色版/卑微

*请问有人想来军草搞军花么,想…想看/////<重点!!!


*极草。草中草。图
*迷彩服生面
*边看阅兵边搞的,方队刚走完我也刚草玩,嗯姆
*或许你们能看出来衣服我真的是胡画乱画,别在意别在意
*又是放弃线条的一天

【生面】鸳鸯奶茶(终章).联文

*是和 @樱小落  @大熊爪子  @肖无朕 一起的一人一段充满各种未知各种兴起的联文完结章

*是蜗牛哈我拖太久原本早就能搞完的(土下座)

*记得第一章时想看有没有人猜到每一段都是谁写的,有小伙伴猜全么

——————————————————

没有想象中的温存,没有沈夜以为的温馨早晨。

 

事实上在天未亮的时候,生哥就已经离开了温暖的怀抱。黑暗中他跌跌撞撞的,摸到了墙壁上的灯制,犹豫再三。

 

“开灯吧,没事。”

 

沈夜迷糊的重新合上双眼,翻了个身。他也不想想自己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还没吵醒人?

 

他显然吓到了,抿了抿唇还是将灯打开。

 

“小夜我...”

 

“罗浮生?”沈夜睁眼,背对着他冷静的问道。

 

他已经凭一个动作就能大概分辨得出他们了。以前分不出是因为没往这个方面想,但是现在既然知情了,仔细一想自然就能抓到诀窍了。

 

生哥不怕黑,或者说他怕黑但不会让别人察觉出来。不会跌跌撞撞,不会想要开灯,而会咬着牙装作漫不经心。

 

罗浮生则是遵循本能的下一秒,会因为考虑沈夜而选择抑制自己。

 

罗浮生匆忙回了声,就先洗漱去了。当他带著很重的牙膏味回到沈夜的身边,他从身后轻搂住他。

 

“小夜我要回洪帮一趟。你再睡会,晚点起床也记得吃东西,别又赖在床上一天。”

 

“我知道啦~”沈夜的头在枕头上磨擦着,乖巧的点了点头。“你快去快回吧。”

 

“好。”罗浮生捧住沈夜的头在他的额头用力亲了亲。

 

“嗯,还有...”沈夜的话踌躇了一下。“让生哥...小心点。”

 

虽然现在的是罗浮生,但他也知道等会儿到洪帮处理事情的肯定是生哥。虽说到底也是同一个人,但他就是不放心,非要额外再说一句。

 

罗浮生一怔,点点头当作回应。

 

出门前他将室内的灯重新关上,可是沈夜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

 

 

接到洪帮暗号通知的是生哥,一夜放纵他去调整自己的状态,又回到了那个毫无血性的生哥。他怕自己看见沈夜,会带着罗浮生那该死的人性过去。

 

“来了?”生哥口中所谓的洪正葆那老头眼也没抬。

 

“是的,义父。”恭敬的事当然还是由罗浮生来做。

 

“今天会有贵客前来,你就站在一边观察情况便是。”

 

“是的,义父。”没有多余的言语,罗浮生受命的站到洪正葆的手边,瞥了眼他砌茶的悠闲,没有多问。

 

抬眼闭眸间,眼神凌厉。

 

不出意外的,被人引见过来的正是一身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沈巍。他看见罗浮生,却装出一副初见的模样,扫过他。

 

洪正葆没有太迎和他,所以生哥一时也拿不准他的心思。显然洪正葆也还没有太放心这个人,才会叫罗浮生站在旁边随时准备挡箭做出头鸟,给他台阶下。

 

“黑袍使?”洪正葆率先开口,像是询问的语气带着轻蔑。

 

手边的报纸被卷了两三折,赫然在目的便是龙城大人物,黑袍使。

 

“常人戏言,不足挂齿。还是叫我沈巍即可,顺耳些许。”

 

沈巍举手投足尽是客套,他颔首,不等洪正葆招呼就给自己也盛了一杯茶,向他递了递手。“感谢招待。”

 

洪正葆自知他这是表示他跟自己是平起平坐的地位,却无法发作。他松了松眉结,自然的看了眼旁边的生哥。

 

生哥笑着在沈巍放下杯子时,上前又给他斟了杯。

 

“怎会是过奖呢?沈先生既是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同时又是个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可这私下嘛...”

 

“咳,浮生,不得无礼。”洪正葆也不是省油的灯,让义子罗浮生去回话也是对沈巍表明态度,在这里是他的地盘,轮不到沈巍反客为主。

 

生哥虚伪的冷笑一下,和沈巍对视间互相都是瞧不起的。当然了,洪正葆不知道他们有私仇。

 

动荡不安的社会,政治越是活跃。左派右派都为自己争取一个权益位置,背后有个黑道做靠山都是明智之举。

 

所见之白不过是让黑在暗地里做流动。偏偏这沈巍手段高明,为人谨慎。他放弃龙城那么多的黑帮,偏偏找上东江的洪帮,肯定有他自己的规划。

 

罗浮生把那天听到的沈夜的说辞告诉了生哥,除了纵欲之外在事业上脑子很好使的生哥还是做了功课。沈巍,政治上的大腕,大家都有赞无弹,贡献无数,被称为老好人。他甚至凭己之力改变了政道,揽下动乱和纷争,不怕死的用自身地位警告威胁其他大人物和旮旯处乱窜的黑帮,带来短暂的平安。

 

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起因如何,他便被称为了这个时代最后的正义,黑袍使、英雄这样的字眼满天飞。

 

生哥不齿的冷笑。这样的人,就作为洪帮的客人,来协商和洪帮的合作。可见一般人的天真思想。

 

沈巍忽然抬眼看向他,生哥收了收自身的心神,全神贯注的防备沈巍这个人。/(1)


沈巍装作没有看到生哥眼中的泠然,低下头押下一口茶,温润的声线里藏着只有两人才听得懂的讥讽,


“早在龙城的时候,沈某便对罗二当家的大名仰慕已久,听闻洪帮现在百分之八十的江山都是二当家一手打下来的,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英豪,名不虚传……”沈巍勾着唇,似笑非笑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杯“只是没想到二当家会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这么感兴趣………”

 

沈巍的话不可谓不毒,一来提醒洪正堡罗浮生功高震主,迟早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二来暗讽罗浮生痴心妄想,觊觎属于他的东西——沈夜!

 

“呵……沈教授说笑了…”生哥浅笑着给沈巍续上茶水,恭敬的回到洪正堡身后站定,“罗某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东西生来就该是我的,更何况,若真是你的,别人又怎么能拿的走呢?”

 

沈巍敛了笑意,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没一下的轻点着桌面,罗浮生此人心机深沉,心狠手辣不逊与他,在东江又根基稳固,正如他自己所说,就连靠他卖命来巩固江山的洪正堡都不得不忌惮几分,要想对付此人,还得徐徐涂之。

 

双手端起杯子屈居与下位敬洪正堡,沈巍脸上温润的笑意和眼底的真诚以无懈可击“洪帮主,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深夜没有睡一整天,也没有出去找东西吃,洗了澡只穿了件罗浮生的白衬衫窝在沙发上舔小学生雪糕。

 

午后的电视乏善可陈,沈夜心神不宁的换着台,正思索自己是不是肚子饿了才会瞎想些有的没的,门外传来不疾不徐的敲门声。

 

没人要的小孩自然不会有什么朋友,老旧的房子也更加不会有指纹锁那种东西,沈夜猜罗浮生走的匆忙忘了拿钥匙,舔着雪糕赤着脚去开门。

 

“沈巍?你又来做什么?”沈夜皱了皱眉,看也不看沈巍一眼的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我对你和洪帮的交易没兴趣。”说着从卧室里瞬移了条薄毯盖在自己白皙的长腿上。

 

“哥哥来带你回家。”

 

夜尊没什么表情,掩在薄毯下的身体已经穿戴整齐,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只碎冰冰,塑料包装在空气中“彭”的一声炸开,沈夜掰了一半舔了舔,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沈巍,我觉得我长大了,若你还以为自己可以坐享齐人之福的话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我已经和赵云澜说清楚了,和洪帮的合作就是我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随手把吃完的垃圾丢进垃圾桶,沈夜的态度很明显,沈巍与他,不过是不要了的垃圾而已。

 

沈巍从来坚定内敛的眼中染上一抹明显的受伤,开口间隐忍又情深“若你遇到的真是良人,哥哥自当忍痛成全你,可罗浮生是个怪物!”

 

“我也是啊…”沈夜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玩着手里的包装纸,抬头看进沈巍眼里,一字一句都像淬了毒一般“大人是不是做人做太久了,忘了自己本来是个什么东西?怪物?你也是啊……”

 

双生子心脉相连,沈夜能感觉到沈巍这次的受伤不是作假,可现在沈巍与他,就如同曾经的自己与沈巍,不过是可以随手丢弃的垃圾而已。

 

“沈巍,你别忘了,你我同为鬼王,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一些,若你想杀罗浮生大可动手,我绝不会掉一滴泪!”沈夜歪着头,咬着后槽牙扯出一个极度天真又魅惑的笑意“不过……本尊会让你最爱的赵云澜和天下苍生给他陪葬!”

 

沈夜不知道,虚掩的门外,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人无声的握紧了双拳……/(2)

最近龙城的政坛出了件丑闻,万人敬仰的黑袍使沈巍,竟然与龙城本地的黑帮勾结,政治与黑道,混在一起就是话题,沈巍的政坛敌人们也乐得用这件事大做文章。就算是从来都不刷社会新闻的沈夜,也在刷手机的时候看到了相关话题。新闻小图上,沈巍那张翩翩君子的脸,还是写满了正义。

 

沈夜随手切了页面,神情却是没有放松半分。

 

晚上罗浮生回来了,还带了今天两人的晚饭,黄焖鸡米饭。

 

沈夜还是如常的跟罗浮生一起吃饭,听着罗浮生说些今日的趣事,但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浅笑着随便应和几声。对此,罗浮生则是很自觉的没在饭后抢着去洗碗,而是坐在桌前就那么等沈夜开口。

 

“我今天看到新闻了,这事是谁做的?”

 

罗浮生略微低着头,又看向了沈夜。“……是我们,我们一起决定,要这么做的。”

 

对此,沈夜颇有些暴躁。“你好好的,动他干什么!”

 

一个垂眸间,生哥换了出来,他抬着下巴,嘴角抿得有些紧,最终又深吸了口气后,才道:“我那天,听到你们的对话了。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你的软肋的,我也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去做一些你不想做的事。沈巍他本就有意与帮派合作,我不过是送了他一程,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只手遮天。”

 

沈夜沉下了眉眼。“沈巍他,比你想象的要危险的多!”

 

“我不怕!”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他威胁你的理由!”

 

生哥看着沈夜,眼中是不同于以往的严肃。“如果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沈夜打量着生哥,眼眶渐渐有些红。“还说我笨,我看你才是真的笨蛋!”

 

生哥笑着揉上了沈夜的脑袋。“多好呀,我两傻瓜配傻瓜,就让那聪明人玩蛋去吧。”/(3)


晚间七点。

 

龙城的天空已经笼上了一层薄薄夜幕,商业街行人渐多,一盏盏灯火逐个点亮,巨大的LED屏幕中播放起了近日龙城人民最关注的新闻资讯。

 

与此同时,数百数千户人家的电视中也再次出现那位“龙城英雄——黑袍使”的面孔,明明每日都是几乎相同的探讨内容,却总能让不明真相的人们听得津津有味,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当年的“黑袍使”如何能沦落到这般田地。在他们心中,真相总是比报道出来的更加骇人和不可思议。

 

某大楼内电话铃声此起彼伏,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周时间了,自从曝出沈巍与黑帮勾结的消息,他们就没有真正消停过。

 

“...沈先生。”

 

青年夹着厚厚一沓资料关闭房门,将诸多噪声隔绝在门后。

 

再抬头,近期各大新闻的中心人物,沈巍,正转过身将望向他。事情闹了这么大,除去紧蹙的双眉,面前这人没有丝毫慌乱神色,还保持着一贯的沉稳,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的确不在意...另一边,一位续着短小胡茬的男人在对着电话说什么,讲话语气倒是激动不少。

 

他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沈先生,我们将能查的都查了,所有线索都中断在半路,不能...暂时还不能查出是东江的洪帮谋划了这些。”

 

查不到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拿不出能令人信服的证据。

 

是彻底将消息斩断了啊。

 

听到这一结果,饶是遇事再沉着冷静的沈巍都开始犯头疼,他站在落地窗前回望向楼下围成一团的媒体记者,未多做言语。

 

报告完情况的人适时退出门外,门一开一合,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又在几秒内随着门的闭合远远离去,沈巍静静站在原地,一时整个房间只剩下赵云澜挂断电话后,因对电话对面人的气愤而久久难以平复的呼吸。

 

 

 

这晚,沈夜先一步躺在床上,罗浮生坐在床边才脱着上衣。

 

后腰,脊背,再到肩膀,沈夜光明正大地将罗浮生身体看了个遍,忽然想起那事,便伸手戳了罗浮生一下“对了,罗浮生,我还是很好奇你做了什么,能让我哥被绊住脚这么久。”

 

“这个啊...”

 

罗浮生轻笑一声,没紧着回答,一直等自己躺沈夜身边了,才装模作样地凑近爱人耳边说仿佛见不得人的悄悄话。

 

秘密。/(4)



【非生】双人行(七)

*探长罗非x人格分裂生

*私设颇多,有什么私设的我都会在文里一点点说

*剧情向,慢热,非生的感情更是慢热

*又名,《“直男”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因为某些事弯掉的》

——————————


  东江的主干道多,窄狭小道更多,大路后一条条长短不一的小道错综复杂,为东江编织出一张无规律的网。

  夜深后,这些没有灯光照耀的道路漆黑一片,仿佛有恶兽常年蜷伏于此,风吹过只叫人不寒而栗。

  不少堆满垃圾的铁桶也藏在其中,它们早将所在的那条道都熏成淡淡的发霉恶臭,却又安安静静呆在原地与黑暗融为一体。死寂的深巷中,一个铁桶猝然倒地,轰响一声,垃圾全部散了出来,数只藏在其中觅食的老鼠“吱吱”叫着沿墙角窜开。

  少女的惊喘迟迟没有平复下来,她显然是在神经紧绷中被铁桶撞翻的声音吓到了,此时她跌坐在旁边,磕在地面上的双膝正隐隐作痛。刚要撑身站起,掌心的疼痛才让她发觉自己跌倒时连手掌都蹭破了皮,几道伤口渗出一点点血珠,没多久就凝固在外面。

  不知是什么东西一并从桶中倾倒出来,令人难以接受的气味四散向空气中,面对这种刺鼻的味道,少女也顾不得身体疼痛,急忙捂着口鼻爬起来向更深处跑去

  街面上的灯火通明似乎与她越来越远了。少女熟门熟路地穿梭过数条漆黑小道,最后拐过一个弯,才扶着墙为自己缓口气。距离她身后几百米远就是一座明亮的“门”,通过那扇门,你就可以与众人走在一起,感受东江夜里的繁华。她的面前是另一条道路,不算多么阴暗和逼仄,尽头却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明亮的门可以给她。

  她不知道自己从翻下美高美二楼窗户出逃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一同前去的姐妹已经死掉了,慌乱中她只想到一头扎进黑暗中不断奔跑,这要是被罗浮生的手下们抓到她这个暗藏毒品企图嫁祸他们的人,她猜想,她肯定几条命都不够。

  少女再次鼓起气向前走去,面对着几个半人高木箱后面的门,对暗号般轻扣了几下。

  敲门声响在寂静的巷子里忽然传开,又悄然消逝。少女着急地向来路望了几眼,确认没人才又抬起手来

  咚咚咚。

  …

  咚咚咚。

  ……

  门嘎吱一声终于从内部拉开,出来的男人是常年跟在三当家身边的帮手,少女原本看见不是三当家还有一瞬慌神,看清来人后知晓他的身份才放下戒心,喘着因奔跑许久尚有些不平顺的气。

  “你怎么回来了,那些东西呢,放好了嘛。”男人看后面没跟其他人,便开口问道。

  这里是距赌场不远处的一栋废旧建筑的后门,多数人只知道其中堆放着落灰的物料,偶有流浪汉在其中避雨过夜,自从洪帮三当家接手了这片地并拉条封了这栋建筑,就再无人得知其用处。

  “哥...哥...”少女满头大汗,揪紧了自己身前衣服,“我们本来把东西都藏好了,滴水不漏,结果梅梅姐突然毒瘾发作,我拦又拦不住... ...”

  她说到一半急着舔了口干燥的嘴唇,对上男人冷冰冰的眼神慌慌张张继续道,“然后...梅梅姐就拿了手上最后一袋全部吸了,开始大吼大叫的...我,哥你听我说,我是真拦不住啊,我听着美高美的人从其他赶来就赶快从窗子翻出去跑来了!”

  “美高美里有多少人?路上见罗浮生了吗?”

  “大,大概五六人吧,都是里面的舞女和平时看门的。我一出来就直接冲进小道里忘来跑了,也没有见道洪帮二当家...”少女尽可能让自己冷静回忆,面前男人的一只手一直半揣在宽松的裤子口袋里,她一低头才隐隐约约看见里面有什么硬物。

  血液一瞬间冲上脑门压得她喘不上气,她当初接这个任务就是因为三当家答应她们事成后给她们自由,梅梅姐命不够,死了,可是她还想活啊,她还这么年轻,她还有好多事没做...!与发胀发热的大脑相对的是逐渐冰凉的手脚,只觉眼眶一热,她大着胆子不管不顾地抓住男人那侧手臂衣袖,仿佛这样就能让男人不将口袋中的东西拿出。

  再张口,喉咙都开始有点哽咽。

  “哥...其他的东西我保证我们趁那些人不注意都藏好了,罗浮生的房间四处我们也塞了几包,我任务是不是完成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见男人没立刻答复,少女强装的冷静表情再也维持,她侧头看了一眼远处只剩一点的光亮的“大门”,心中的惊慌令她理智尽失,可能正是所谓的第六感作祟,她觉得男人口袋里的东西肯定会要了她的命!

  少女扯出一个拥有僵硬笑容的哭脸,“我...我不要钱,之前说的那些我都不要了!我立马离开东江什么都不说,别人打死我我都不透露任何信息!哥...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我保证我真的马上离开东江再也不出现.....!我...”

  结束一个再无利用价值的人的生命也就是一发子弹的事,枪响回荡在这个鲜有人烟的深巷里久久消散不去,少女的身体向后倒于地面,她甚至没有嘶喊的机会,暗红的血液已经在她脑勺下汇聚成一滩。

  男人垂下举着手枪的手,面上没有对一个年轻生命当面逝去的任何惋惜,他也是听命办事。

  他提住少女的一只脚踝,将那尚且温热的身体拖去了最后面的一个箱子旁,尸体还在流血,可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草草将那具身体塞入堆了几件杂物的箱子后盖上盖子,拍拍手往回走去。反正第二天会有车来清理这些。

  临进门,男人似乎看见了不远处一闪而过的黑影,他瞬间提起警惕向那边走了几步,可别说人的身影人的气息,连只耗子的踪迹都不见有。

  可能是多虑了吧。

  他收起已经端在手中的枪支一步步退了回去。

  在一个照不到光的拐角暗处,罗浮生使劲扒下捂在自己口鼻前的那只手,空气涌入鼻腔,呼吸终于变得通畅。

  “罗非,你怎么来了?”罗浮生没着急回头看身后,他边低声询问边从墙边探出点头,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门中。

  “你都不回身看看,怎么就知道是我。”罗非也从黑暗中走出来。

  这一问反而让罗浮生噎住了,他抬头看一眼罗非,如实回答,“味道,”确认那个人再没有出来,罗浮生叹口气,给罗非解释。

  “你这样捂了我两次,你身上的那点味道我还是记得的。”

  “我猜猜,二当家是属狗的。”罗非笑着指指罗浮生。

  “这时候和我说笑,”罗浮生用食指背蹭了下鼻尖,清淡的木质熏香味还残留在鼻息间。

  他能记住罗非衣服上的味道也是没办法的,这个探长怎么总喜欢出其不意地捂住他的嘴将他往回拉,搞得好像他是个跟在自己身边出任务时各种不注意的小警员。

  其实刚刚他要躲去的地方对于那男人来说也是无法看清的黑暗处,只不过比此时更靠近一点,或许那人多往出走几步就成了危险处也说不定。

  而且他的状态也......

  在罗非视线中,罗浮生揉揉太阳穴扶墙站起来。

  “或许刚刚你已经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罗非先一步将话题引回来,“这个姑娘就是‘躲’去你那里的人之一,另一位已经死了,是吸毒过量,猝死。我正好到达现场,你那几个人可是急疯了。”

  都急疯了?

  不过也是自然,他们大多都是没经历过这种事的年轻姑娘。至于这个女孩……可惜年纪轻轻就因此丧命,只能后续安排人处理。

  “得感谢一下罗探长帮我稳人心了。”

  “不用谢。”

  “……”

  “嗯?”

  “没什么。”不知是不是错觉,罗浮生竟感觉此时对他弯眉笑眼的罗非就像一只邀功的猫,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想法他也不清楚,明明上一次想将人比喻做待撸的小动物还是看天婴的时候。

  对男性还从未这样想过。

  这边罗浮生还在发愣,可罗非没几秒就收敛起来,继续道,“而且你也听见了,她们将毒品藏在了美高美各处,为了...”

  “嫁祸。”罗浮生嗤笑一声接上,“这种老把戏。下午我带了几个弟兄来查候力,他们早采取措施将东西转移至其他地方,但能供他肆意关押女性,屯毒品的地方也就这一片区。只是可惜,当时没抓到那个人。”

  “那个人?”

  “用黑布蒙着脸,多半是候力的手下,兜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在我快抓到他的时候一把撒过来。”

  说及此,罗浮生又感到一阵头晕,扶着墙虚晃了两下,罗非急忙伸手扶住他,“可能是什么药粉,你吸入了多少。”

  “应该不多,”罗浮生晃了晃脑袋努力取走那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感,“可能过一会儿就好了。”

  “回美高美需要路过警署,我让那边一个医生给你配点缓解的药。”

  小巷的出口不是很远,出去后沿路行百米,再拐过一道弯就能来到平日香气四溢的小吃街,本地或是外地的小吃应有尽有,相邻两店绝不重样,是东江人民最爱来的夜市之一。

  罗浮生一天没怎么吃饭,若不是天色已晚,说不定还能捞几个即将被店主收回屋的小笼包两三个垫垫胃。

  “你说你看到了黑布蒙着脸的人,还有其他特征?”罗非突然问。

  “这家伙一身黑,除了眼睛,其他能堵的都堵住了,感觉有什么问题。”

  “还记得我们在码头制造厂遇见的人也是如此着装……你与那些人交手过,感觉呢?”

  罗非自然是在问所用武器,攻击方式,或者扮相。原本是很好回答的问题,可罗浮生不行,只能棱模两可地回答两句,最终还是无法确认是不是同一伙人。  

  他实在忆不起制造厂是如何爆炸的,爆炸之前又做了什么,不仅如此,连自己是否真的有同人交手,一共有几人都不知道。脑海中仿佛被塞了一团棉花,记忆一次次中断于那片不见任何星光的黑暗,下一秒便来到了医院病床上。

  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想不到。

  又或者只是失忆了?若非如此,他的意识沉入深处身体还能自己动不成。

  或许他该向罗非坦白自己失去那段记忆的事情了。

  “罗非…其实我……”

  “罗非!你这么久去哪了,刚才……”刚到警署门口,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罗浮生停下言语向门内望去,只见一位男子急匆匆跑来,见了他更是惊讶地睁大眼睛,“洪帮二当家?您现在怎么在这里?”

  “行行行,大法医你慢点说,发生了什么事。”罗非拍拍本杰明肩膀让他冷静。

  “晚些时候有人来警署说美高美中私藏毒品,也不知查出了什么,可由于你不在,不久前已经由许家少爷带人去搜美高美了。”

  

  “都说了那些不是我们的,是有人陷害!”

  “闭嘴!能有谁为你们作证!”

  偌大的舞厅中央,几位年轻的舞女被迫围成一圈蹲下,旁边的警察各个手持长枪站在距离她们不过一米的位置,言辞粗暴,神色狠戾。

  一袋又一袋不知从哪里搜出来的小包扔在她们面前,多数袋子中是粉末,少数为颗粒状固体,某警察拿起其中一袋晃了几眼,哼笑一声扔去她们脚下,对女孩们颇为不屑。

  “能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你们和你们二当家也真不容易。”

  “别诬陷我们二当家!”

  那警察也不打算听这些人狡辩,端了端枪杆又背过身去。

  死亡女性的尸体只做了简单处理,此刻正毫无生息的躺在入门不远处,人们快步走来走去,风将遮盖她面容的白布一角不断吹起。

  没人想着去确定她的身份,似乎这些端着枪、像无头无脑的凶兽般冲进来的警察已经笃定是洪帮二当家在私下贩毒,甚至可能自己都在吸。这其中不乏有因各种理由对洪帮二当家看不惯的人,在他们脑海里,一位表面风风光光,私下进行龌龊交易的人的形象已经绘成,再往后,如果审讯他的场景都开始一个个出现。

  ……

  “二当家!二当家!他们诬陷我们贩毒!”一位年纪尚轻的女孩儿年突然喊了起来,许星程以及其他警察纷纷向门口看去。

  “罗浮生,我还以为你躲了呢,”许星程在正对舞台的沙发上坐了许久,这时才站起身面向来人。

  “最近一直和你在一起的罗非罗探长呢,感觉他最近很爱找你。”许星程玩笑着说了两句,见罗浮生根本不接他的话才继续说,“算了,不过我以为你不会因为感情受挫就堕落成这样,这是想让谁注意到你。”

  他说,“感情受挫”。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们俩共同竞争段天婴,由于失败,罗浮生前段时间还独自醉酒,在自己的地儿让一群舞女围着他夜夜笙歌,后来第二次明白示好依旧没有得到天婴接受,于是变本加厉堕落下去。

  他是这样想的,又可能他想得太简单,指不定罗浮生很早前就在经手这种生意。

  而许星程想些什么,一同长大的罗浮生怎能猜测不到。

  “这时候别拿天婴说事,把我的人都放了。”

  “现在证据都摆在这儿,难道还想说这是你们帮内事不让外人插手?”

  “许星程。”罗浮生稳住因为赶来匆忙略微紊乱的气息,沉着声音,“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做这种事。而且这本来就是我们帮内可以解决的,你现在带着人来我这里闹只会让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我现在是警察,”许星程不甘示弱地提高音量。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这般想与罗浮生再争个胜负,或许是想看这个在外一向比自己肆意潇洒的人能被抓住把柄,难得地露出惊慌神情。

  借着这个身份、这件事,面对着状态不甚良好的罗浮生,那股莫名的冲动令他管不住自己的嘴,还想说下去,即使话语难听。

  “罗浮生,你看见你从进门开始就一副脚步浮虚的样子,和你以往完全不同,不会是在哪里吸了一两口才来的吧。“

  “探长似乎在负责其他的案子?那今天这些东西,还有你的人都由我负责带回去,是否是别人诬陷我们会查清楚。”

  “也请二当家,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