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哈哈君

搞面狂人#龟速更文,全部随缘,最近可能会消失几天#

#搞那个巍巍#又是不务正业的草图

*是 @大熊爪子 在群里点的巍巍的屁股!

*狂草。极草预警

*脑子里都是黄色,我这一天天的……

—————

链接(已挂,走新链接—密码巍巍拼音字母

*极草。草中草。图#又是不务正业的一天# #混更#

*好想看沈巍被搞得湿湿嗒嗒//////

*这个是真的随心两笔完全没有管线条,很乱,很乱,是为了让群里某人赶快开始他的巍井互攻于是x或许未来会来个井

*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应该不会被屏,总之还是放第二张吧。


被屏蔽的【槐树精x巍巍】重补

*是这样的,lof它竟然没有屏蔽我的小号而是屏蔽我的大号,我怀疑lof对我有意见。那好吧再重新发好了

*原创槐树精x沈巍,预警什么的进链接里看

*链接


【澜巍】【澜夜】电灯胆

*我爱他们,有后续

*去年就在想了但是一直没实施,就......嗯,别打我

*都是普通人设定

*结尾死亡预警,赵云澜有点渣预警,最后一遍,别打我别打我求求您们,看开心就好对不对.....(虚)

————————————————————

“哥,下午我们出去吃饭吧,我带你认识我的一个朋友。”

一年寒冬。

“朋友?真难得,叫什么?”

龙城大学。

“赵云澜。”

 

他们选的是一家火锅店。

窗外冰天雪地,人们围着围巾,戴着手套,头顶毛线帽,厚实的羽绒服将他们一个个都裹成了熊。

沈巍和沈夜来得早,才不至于像火锅店外等待叫号的人那样边搓手边跺脚,嗑着店家备好的瓜子儿询问有没有到自己。他们要了一半番茄锅一半香辣牛油锅,锅底刚端上来还不够热,感受不到大冬天看着热气蒸腾的幸福感,沈夜用皮筋将自己已经扫到肩膀的头发重新扎起来,拿起手机滑开。

“头发该剪了...咳,哥,小云澜说他走到楼下了,马上就来。”

“感冒了?”

“没,呛了一下,让他来这么迟,我们先下肉。 ”

锅里已经开始咕噜噜冒着泡,沈夜刚夹了好几筷子肉下入锅中,那泡就少了许多,汤面又像最初那般平静,沈夜还想把剩下的全部放进去被沈巍及时制止。

“好了,一会儿滚了把这些吃完再下,你也不等等你朋友。”

“他不会在意的”,沈夜叼着筷子紧盯锅里的肉,他们的座位靠近楼梯,沈夜不经意地一抬眼,正好看到赵云澜走上最后一节阶梯,“他来了。小云澜,这里这里。”

沈夜说小云澜、小云澜的,沈巍一直以为是个比他们小两岁的大一新生,来人梳着刚好遮盖额头的留海,头发没有很长,打了层次显出一种不追求刻意,很随性的蓬松感,从眉眼来看年纪确实不大,却留着胡茬,让沈巍一时又拿不准了。

他的人应该也是友好随性的,他带着外面的寒气走到桌前,一笑两眼眯起,毫不拘束,“你就是沈夜的哥哥吧,你好你好,我叫赵云澜。”

“你好。沈巍。”

这时候沈夜已经夹了一筷子肉到自己碗碟里,呼呼吹了两口,沾上自己调的酱料吃入口中,他往里面挪了挪给赵云澜腾出地方。

“小云澜你就装吧,第一次见我可不是这样客气的。”

沈夜等了两秒,真意外,小云澜竟然没有反驳他打趣他。

他将肉吞下去,端着杯子喝了一大口冰可乐才满足地抬起头,“哥,还没给你说吧,我和小云澜是在实习单位认识的,他今年刚正式入职。”

原来不是小两岁,是大两岁。

“哦,赵...”沈巍犹豫了一下。

“直接叫我赵云澜就行。”

“赵云澜”,沈巍颔首抿着嘴唇笑道,“我弟弟应该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眼前明明是与沈夜几乎无差的脸,但两人太好区分了,不止是发型、着装,散发出来的气质都是如此的不同。沈巍是有点近视吧,赵云澜注意到放在桌角的眼镜盒,那双眼睛此刻穿过热气望着自己,嘴角是礼貌但不会让人感觉见外的微笑。被如此客气到,赵云澜看着桌上的杯子和筷子不知道是该先碰哪个了,只好紧张地一手挠着脸颊,一手揪住毛衣角,“哪里哪里,你弟弟可乖了。”

明明没有很热,掌心全是汗。

“是吗,那就好。”

三人中间悄然升腾的白气被一阵风带跑偏,在桌面上方旋转了一圈,最后随着赵云澜的视线铺洒向沈巍。

沈巍后躲了下。

沈夜从堆满肉和菜的小碗中抬头看向走廊,是一个冒冒失失的服务生被邻桌人催命似的唤过去了。

 

 

“你们先吃,我去洗手间一趟。”

沈夜被自己调的酱料辣得双唇泛红,不断吸溜着凉气从赵云澜让出的位置走出来,寻着洗手间标志路过楼梯口,朝另一边走去。

“……”

“…………”

赵云澜夹着肚块儿在牛油锅中央最沸腾的地方来了个七上八下,打算放回自己碗中时看到沈巍正盯着自己的筷子。

“哦,这样煮的毛肚特别嫩,要不要试试?”

“那我也试试吧。”被人看穿的沈巍倒也不尴尬,夹了一块模仿着赵云澜的样子煮,再吹一吹,咬第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嫩?”

“的确比我之前吃的嫩些,学下了。”

“沈巍,我猜猜,你在你们班肯定是优等生,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斯文气”,赵云澜脸上写满“是不是,是不是”的字样,直到沈巍轻笑一声表示默认,他才忍不住裂嘴笑开。

“猜对了?果然是吧,和闹腾的沈夜完全不同。”

 

“哥,今年跨年...我可能要丢下你一个人了,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寂寞啊。”

兄弟两在外租了相对体面的房子,没有挤学校寝室。是周末,沈夜正坐在餐桌前用搪瓷勺搅动暖暖的摩卡咖啡,搅一圈,刚冲泡好的泡沫少了许多,搅两圈,更多香甜的咖啡味慢悠悠混入空气,搅三圈...

“寂寞倒是没有,只是感慨粘人的弟弟终于长大了。”

“可别哭啊,到时候。”

第三圈搅得有点快,过满的咖啡从杯子边缘溢出来,桌上抽纸好像用完了,沈夜便将椅子后挪一点,爬在桌子上将杯沿的咖啡舔掉。跃过杯子恰能看到在洗碗台忙活的沈巍,他哥哥系着个围裙,别说还真有点贤妻良母的既视感。

嘘,这话可不能真让沈巍听到,这就是个假哥哥,在外人眼力他手无缚鸡之力,但自己可真没少被沈巍打。

舔掉溢出的那点对他来说过分甜腻的咖啡,沈夜从座椅上再次坐起来。热气还没有少,一看就很烫,他用勺子继续搅拌着,躺在一旁的手机在这时候开始不震动。

沈夜想自己的手机一直都是开着铃声,“哥,你的手机。”

“我手湿着,帮我拿一下吧。”

沈夜拿起手机,“只是信息”,但却接连震了那么多次,界面正巧亮着,他不禁多瞟了一眼。

当啷。  

第不知多少圈,瓷勺撞击杯壁,咖啡液体表面散开不规则的波纹,搅拌连同那涟漪都停下来了。

[“小巍,在吗。”

“今年跨年”

“要不要一起啊?”

“听说当晚还有烟花表演”

“是近几年来最盛大的!”

“沈夜给你说了吧。”

“他也来。”]

“小夜?”

沈巍擦干手转过身来,看见他这弟弟盯着他的手机,有一口没一口地舀着咖啡往自己嘴里塞。

“小...巍!话说哥哥你和小云澜加好友了啊。”

“嗯.....”

就仿佛被发现小心思的初恋少年。

沈夜感觉沈巍搭毛巾的手停顿了下,他们都是白皙皮肤,脸颊染上多浅的颜色都能看到,沈夜自认为自己视力挺好的。

“出去吃火锅的那天,怎么了?”

“没什么”,沈夜把手机暗灭递给沈巍,笑道“只是在跨年夜哥哥不用寂寞到哭了。”

 

三人行,必有...必有...

“必有众或从人!”

12月31日。

“众或从人?”沈巍明显没有跟上同龄人的思维跳跃,比如他这个弟弟。

“你看,‘众’字,上面一个人下面两个人,‘从人’,一边两个人一边一个人。”

终于懂他弟弟什么意思了,沈巍笑着扶了扶眼镜低头看向地面。

又是个晴天。

三人行,三个影子,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从”一“人”。

“小夜,你突然移那么远干什么。”

“那边有奶茶店,我突然想喝奶茶了你们走慢点等等我。”

“诶沈夜,我刚刚买咖啡你怎么不一起?”赵云澜捧着还有点烫人舌头的摩卡咖啡,杯子热乎乎的刚好用作暖手宝,甜甜的味道让人心情更加美妙,心情好了身体也就不冷了。原本赵云澜带着手套,结果大冷天的沈巍出门竟然忘了手套,一双手冻得发红,问“手是不是很冰”,不承认,被赵云澜拉过去强行戴上他自己的手套。

“吃过饭没多久,刚刚还不想喝”,沈夜向奶茶店跑了两步,“人有点多...”

“没事,小夜,我们在这边站着等你。”

“哥你要吗?”

“我不要了,你买自己的吧。”

赵云澜突然侧头发问:“你不喜欢这些吗,好像从没听你说要喝过。”

沈巍:“只是感觉太甜了。”

B210号。沈夜用手中的叫号单漫无目的的对折着,感觉刚才排队的人挺多的,怎么自己还是有点靠前。

“B198号好了,请问B198号在吗?”

奶茶店小姐姐扒在台面边向外面大声询问,他突然迈步走回沈巍和赵云澜跟前,“还有几人才到我,你们还是在前面慢慢走吧,我就追上来。”

“那我们...先走了?”赵云澜又用一个手背贴上咖啡杯杯壁,掌心固然热,可指关节还是红了。

沈巍见状直想把手上的手套还给赵云澜,“你还是把手套带上吧。”

“不用不用!不是很冷马上就热了!”

... ...

沈夜回到奶茶店前,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套,是白色的,里面有很厚的绒,很暖。望了一眼沈巍和赵云澜还在推来推去的手套,沈夜把自己的手套拿了下来,冰冷的风立刻粘附上整只手,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就暖起来的温度。

“B210号在吗,B210号。”

“在。”

沈夜挤到人群前面拿上属于自己的那杯奶茶。插上吸管,将吸管头含进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步伐也是一小步一小步迈着,就像冷风冻住了他的双脚,看着前方走到十字路口等红灯的两人,还有三十几秒,不急,他的步子便又小了一点。

走过马路,沈巍赵云澜在等他,这回又成了前“从”后“人”的队形,可惜一时找不到一个字来形象比喻一下,不然三人行的后半句就是必有众或从人或...那什么字。

“沈夜你走上来啊,在后面走万一丢了怎么办?”

赵云澜开始笑着逗他了,不出意外收到沈夜一记白眼。

“对啊小夜,瘪着嘴,不知道的以为我们欺负你了。”

“我是刚吸了一口奶茶!”

连沈巍都被赵云澜带的难得说笑。

“你们就当我走在后面为你们保驾护航。”

赵云澜:“保驾护航?从谁那保啊你说说。”

“你就不能假装一下。”

谁知道从谁那保,他也不知道啊。

街边的各个店家总在想尽办法揽客,促销活动花样频出,什么买几送几,有女装大佬打多少折,又有什么情侣消费一律半价!一个站在店门前发单子的可爱小姐姐就亮着眼睛跳到沈巍赵云澜面前,“本店跨年夜情侣消费三折哦,很划算的,二位要不要试试?”

理所当然被沈巍礼貌拒绝掉了,他们不是两人,是三人。

沈夜从开完玩笑后就沉默着再也没说话,走在他们后面不是四处张望就是看着手机,仔细想想好像今天一整天小夜的兴致都不是很高。

“哥,你拒绝什么啊,听说这家店口碑很好,平时价位也高,这回可是三折,你要不要和小云澜进去试试?”

“至于我,我今天反正也不想吃这个,就想去旁边的披萨店吃吃。”

沈巍被赵云澜的手套捂得热乎乎的手在里面微微捏成拳,赵云澜还在旁边和沈夜斗嘴打趣中,他没多想什么,心里却莫名其妙发起点虚来。

“小夜。”

“嗯?”沈夜看向他。

沈巍准备了一下措辞,“突然想问问,之前听你说你要交个女朋友或男朋友,怎么样,有喜欢的人了么?”

天黑下来了,街灯一盏盏亮起,霓虹将城市街道装饰成五颜六色的画,沈巍看着眼前,注意力全在身后。

“没有。”

沈巍闻声转过身去,沈夜用手套搓搓有点冻僵的脸,拧着眉头满是嫌弃又带上惋惜的语气对他说:

“好可惜,一个喜欢的都没有。”

剩了最后一点奶茶,沈夜低头去喝,吸管里面咕噜咕噜发响。他看见沈巍的手不再是攥着的拳头,他的手放松了。

都怪奶茶凉透,喝进口中连嗓子都懒得动一下把奶茶咽下去。

 

“三!”

“二!”

“一!”

“新年快乐!!!”

广场上人声鼎沸,天空被烟花炸出一片片美丽的花海,一双眼睛都包容不了它的一半闪耀,夜空顿时亮如白昼,印在人们脸上是幸福快乐,是对新一年的美好祈愿。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拍洒在脸上的水声搅乱,恍若隔世。

沈夜扶着洗手池呆呆望着镜中的自己,微卷留海上沾了水滴,顺着发尾慢慢滚落,额头上也是,睫毛上也是,下巴上也是,外面正是跨年夜最惹人狂欢的时刻,除了他谁会来公共洗手间消耗这么重要的时间,虽然他的确有点急。心急。

但他还是回看了身后的一排隔间,都是轻轻掩合着,烟花相继在半空炸开,如果不是洗手间有着明亮的灯光,此时倒也能感受一下每炸开一朵烟花就更亮一分的惊喜感觉。

他舔着留有奶茶味的齿列,双手放进水流中再冲洗一遍,吸水纸擦干。

再看向镜子,不行,为什么眼睛被冷水冻红了,像得病充血一样,得再揉

是眼睛不争气,越揉越红,沈夜第三次打开水龙头捧着水疯狂往脸上浇,直到呼吸都觉得困难才作罢。吸水纸吸干手上的水,脸上的水,好很多了。

也不清楚烟花表情几时结束。

他靠着洗手台摸出手机。

微信,哥哥。

[哥,我饿了先走了,你们慢慢看,看完]

.......

沈夜静默了一会儿,拇指落在删除键上将自己输入框中的字一个个删掉。

[哥,你们还在原地吗,我就来]

一朵红色的烟花在夜空绽放,夜尊用余光正好看见那七零八落的火星。

算了。

沈夜关掉手机原塞入口袋,对着镜子重新扎好头发,搭理好有点湿漉的留海。从公共洗手间推开门的瞬间是来到另一个世界的错觉,被墙壁阻隔的沉闷礼花声在这一刻被清晰地放大在耳边。。

所以说,自己肚子这么饿,还冷,就该把第一条消息发出去。

以炫目的烟花和霓虹为背景,他的哥哥和小云澜正在人海茫茫中相拥而吻,就如最普通不过的情侣,热恋中,一切都是甜掉牙的糖果,每一阵寒冷都能通过各种方式被温暖取缔,各种餐食都是最顶级的大餐,所有的接吻都是可以渗入灵魂的交流。

但仔细看好像是小云澜搂着哥哥的腰,哥哥...竟然有点抵触?抵着小云澜推了两下,力道不知怎么的又被烟花炸没了。

一阵冷风灌入脖颈,沈夜缩缩脖子,戴好自己的手套绕着圈从人群中往他们跟前挤。

沈巍的脸肯定红透了,沈夜用肩膀撞了撞赵云澜。

“我可都看到了,不错嘛,你几时把到我哥了,是不是得庆祝一下!”

“你看错了看错了。”赵云澜尴尬得又是晃手又是挠头。

“假装看错吧,我想吃大餐。”

 

沈夜有时觉得,他有点自虐倾向。

又或者不是,谁知道呢。

哥哥没有明说,但是他有眼睛,他知道哥哥和小云澜在一起了。当然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哥哥也的确没必要藏着掖着。

三人逛街,三人吃饭,三人上下学——小云澜来接。

反正是一个方向,特意躲着没意思,那岂不显得自己因为别人恋爱他就酸成柠檬心里不平,沈巍和赵云澜也觉得那样不好,在他笑着走开时把他又邀了回来。

你不在意,我不在意,他不在意。三人行,不能因为从人了就放弃曾经的欢笑,而且他们二人独处时间很多,不缺这一半小时。

心口不一,心口不一。沈夜却也知道自己的同样开着,没比他哥晚,心里越涩,眼睛就越闪躲不开他们两人在自己旁边的身影,地面上三人的倒影就越容易映入脑海,回忆都是高清的录像带。

每到这时候,他用胸腔品着那味道,就感觉...自己有点怪。

口中甜腻的摩卡咖啡味散不开,也不明白赵云澜为什么那么喜欢这些特别甜的东西。

然后有一天,哥哥,沈巍,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出了些事,不能陪着他和小云澜了。

那是吃火锅那天之后的第三年。

赵云澜坐在病房像个木头人一样守了一天一夜,出医院时就像瞬间染上解不开的疲惫沧桑,但是仪器不争气,那刻化为了一条直线从屏幕上平稳滑过。

沈夜和赵云澜一直在一个公司工作。

第四年。

整整一年后。

沈夜被赵云澜叫去了公司后院,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阳光温暖的洒在脸上,一点点、一点点消融了这年寒冬的冰冷。

“那个...沈夜,要不要试试。”

“可以。”

就是凭着满心还没消耗完的情绪肆意妄为。

可以,我们试试。


【生面】番外-度假中(下)

*之前我封了这章,但是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事?再放出来,悄咪咪试探。

*有不少澜巍情节,逆原著cp,不接受的千万别点开

*都接受的话!直接链接!补在评论里

--------------------------------------

 第二天。

赵云澜和罗浮生一早就吃饱喝足的样子,坐在沙发上你一言我一语交流着心得。赵云澜偶尔还抱怨两句罗浮生对面面太不留情,搞的他家小巍都不好意思出声,或者心疼一下自己那个坏了的手机。

那两兄弟呢。

沈巍因自身习惯,虽然腰还酸痛着但依旧已经穿戴整洁,被夜尊叫去了他们房间。夜尊还裸着身子裹在被子里,见沈巍来立刻坐起身清了清半哑的嗓子。

“哥。”

“怎么了?”沈巍问。

“我曾经一直以为,嫂子才是下面那个。” 

--------------------------------------------

【生面】番外-度假中(上)

*本来考虑一口气发的,但是我一直习惯性短小,就分上下吧x

*注意:内有澜巍cp出没,逆原著cp,如果不吃的话千万不要点进来

*ooc都是我的,都只是为了开心,别认真

——————————

自从夜尊被罗浮生接回家,夜尊也的确乖乖的没有闹乱子,海地两星交好,世间太平。专门成立来处理异能案件的特调处便也清闲得不行,桑赞汪徵日常上演着恩爱桥段,其他只剩下一堆无病呻吟了。

赵云澜习惯了之前大大小小的案件,已经是个闲不住的人,躺在沙发上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带沈巍去度个假,放松放松心情,交流交流感情。单是想象在一片海边,一直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沈教授只穿条泳裤,清凉的海水浸没细白脚踝,挺翘的臀部随着他转身在自己眼前晃过,身上脸上还挂着自己刚刚泼湿他未干的水珠,再一眨眼,还有一滴顺着纤长睫毛滑落,滴进海里……不,打在他心里。

想想就很……啊…兴奋。

什么?泼水幼稚?

这种画面多难见到啊还管什么幼稚不幼稚的。

先不说赵云澜在脑内又想象了怎么美妙的画面,现在他已经咧嘴笑着,连大庆走过都忍不住停在沙发边看着他那样子再补上一句“傻”,结果本周小鱼干还差点被扣掉。

“我决定了!”赵云澜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拍手,“我们特调处,放假三天!大家都自己忙自己的去吧,放假放假!”说着就飞速出了特调处。

“……啊?”长城小朋友停下不知道在写写画画什么的笔有点无措,然后就被楚恕之按着肩拎了出去。

林静见状,放下手中随意摆弄的小玩意一个电话打给了丛波,说着交流电脑技术什么的走进了自己实验室。

祝红除了骂这个处里净出死gay还能怎么办?

赵云澜一出特调处就急忙赶去龙城大学,成功邀请沈巍请三天假去海边度假,一路上我们就订最近最大的观海房、落地窗、看日出地说着,心里别提有多美滋滋了。

但是谁能说说,为什么他和沈教授去度假,夜尊也要跟着,身边还有个罗浮生?这小破孩在他们小巍能放开和他黏黏糊糊么。

沈巍似是看到了赵云澜内心那点点小别扭,趁夜尊他们不注意拉住赵云澜的手在手心轻挠了挠。

好吧,看在小巍的面上,不计较了。

“您好,现在我们只剩一间套房了,你们正好四位,是否接受换成套房呢?”

“那……那行吧。”赵云澜回头看了看沈巍,后者也点头同意。

“那罗浮生,面面你们……”

……

“第一次到海边?你不会怕水吧?”

“我怕水?我游泳也不需要你教。”

罗浮生正在陪扒在大堂窗前看海的夜尊。

……

“……算了他们肯定没意见。”

于是四人就这样愉快入住了。套房包含一间客厅,两卧室相邻,窗户正对大海视线很好,方向面朝东边,正好可以看到落日余晖和蓬勃朝阳。每间卧室还带了独立卫浴,整个套间很宽敞,干净整洁,采光又好,说是一次舒心度假的开端完全不为过。

游泳、冲浪、快艇、烧烤,赵云澜强拉着沈巍疯了整整一下午,誓要在这两天玩遍海边所有娱乐项目。

夜尊则被罗浮生护着在浅水区学游泳,好不容易感觉自己浮起来了,罗浮生手一松没扑腾两下就沉了下去,紧张下一大口海水被灌进去,呛得夜尊鼻子泛酸眼角憋出泪花。他学习游泳的能力没他哥好,几个回合下来才堪堪能游到前面,但还不会换气,总是一口闷进去数秒后才从水中冒出头来。

他游累了就爬上罗浮生租的小皮艇上躺着,任皮艇在海面上起起伏伏。刺眼的光似乎被一片阴影挡了住,夜尊放下遮挡光的手臂睁开眼,只见罗浮生正撑在他上方。

“…干什么。”

“感觉你刚刚抿了抿嘴是想让我亲你。”

“滚。”

“都教你游泳了还不给点回报?”

“…………”

表现得不情不愿,夜尊还是撑起身亲了罗浮生一下,然后就听见不远处赵云澜坐着快艇飞驰过,发出“哇哦!!!”的一声。

夜尊一急一把将罗浮生从皮艇上推了下去。

——————————

那些年上完大学的弟弟

假设沈巍夜尊都是普通人,赵云澜很早就认识他们,这里是个多年不见,赵云澜再次遇到面面的对话小故事x

*没错我又来皮了,只有最后一点x

*真的

——————

面面:人类之所以困惑,是因为欲望太多,而行动太少。赵处长,你有没有想过怎么根除人类的痛苦呢。

赵云澜:???(这小破孩儿想说什么)

面面:割除他们的欲望,让他们日复一日的安于现状,让他们的眼前,没有其他出路。

赵云澜:(默默拿出手机拨通)喂,沈教授,这么久没见你弟弟他怎么回事,让他上个大学怎么学回去了???

沈巍:[学回去了?这话怎么讲]

赵云澜:哎呀就是在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拯救世界人类苍生的。

沈巍:[这……你等等我看看…]

面面:hdjsnbxhajns……所以赵处长,你想助我一臂之力吗?

赵云澜:啊好好好,面面你先等等啊,我打完这通电话,马上…

沈巍:我这边只知道给他分配的教书老师是谁,他也没学什么奇怪的课才是……

赵云澜:他老师谁啊?

沈巍:冯豆子,曾经在营销专业。

赵云澜:……

拼哥现场的另一边

*拼弟现场
*持续瞎皮

现在,我们的镜头转到哥哥这边↙

Thor:我弟是邪神
沈巍:我弟是鬼面
Thor:我弟会魔法
沈巍:我弟能吞噬
Thor:我弟巧舌如簧
沈巍:我弟能蛊惑人心
Thor:我弟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沈巍:我弟一哭我作为哥哥的前三十集白演
Thor:我弟九界第一可爱
沈巍:我弟宇宙第一可爱
(Thor提起锤子) (沈巍提起斩魂刀)
(笑脸相迎)
Thor:我弟带领一支军队攻打过纽约
沈巍:我弟鼓动地星人袭击海星
Thor:我弟被关过阿斯加德最坚固的牢房
沈巍:我弟被四圣器封印进过天柱
Thor:我弟是个即使被揍数次依旧有用小刀近战执念的法师!
沈巍:我弟是个有蛊惑本领却一直坚持用说给人洗脑的鬼王!

Loki and 夜尊:够了!!!
(呸!臭哥哥!)